第一章 悲劇

作者:淺藍泡沫5? 更新時間:2019-08-12 13:43:02? 字數:2056字

“若顏,快醒醒,客人都等急了,你怎么能在這個時候睡覺呢!”

用力的搖晃中,林若顏緩緩地睜開眼睛,入目的是一處陌生又老舊的廚房,而她竟然靠在墻角睡覺。

“這,這是哪?”

林若顏摸摸腦袋,對這里尤為陌生,剛剛不是在飯店里借酒消愁嗎?睜開眼睛怎么會在這種地方?

“趕緊呀,磨嘰什么呢?”

林若顏聞聲望去,對她大吼大叫的是個中年婦人,奇怪的盤發,一身破衣爛衫,搞笑的是人家穿的竟然是古代衣服。

“我…我現在該干嘛呢?”

從地上爬起來,她滿心疑惑的問。

中年婦人見她這幅模樣,氣的雙手叉腰道:“做面呀,生意這么不景氣,要是把客人給氣走,我們就得當餓死狗?!?/p>

對于中年婦人說的話,林若顏沒有太多驚訝。

因為現在的她心如止水,談了三年的男朋友騙光她的積蓄和別的女人好上了,而她的親媽死了她爸很快又娶了別的女人。

所以她對這個社會很失望,對男人更失望,唯有喝酒才能忘記一切。

“哦,做面就做面嗎?你等我一會兒?!?/p>

她不驚不瀾的說完,轉身朝著灶爐走去,這灶爐是土坯的,林若顏壓根沒用過,不過還好,里面有炭火,她從地上撿了些柴塞進去,火一下子就上來了。

她對做面再熟悉不過了,不管是涼面熱面,炒面拌面,她都手到擒來,因為她曾經是個苦命的白酒推銷員,為了省錢她幾乎天天吃面。

她做面的時候中年婦人出去了,她怕一會又進來催她,把面煮好后盛到一個碗里,直接端了出去。

這是一間挺大的房間,10余張空桌,只有一個人等著吃面,林若顏心說這應該是家面館,就如那中年婦人說的,生意真的很不景氣。

“客官,面來了,請您慢用?!?/p>

林若顏微愣的功夫,中年婦人便把她手中的面接了過來,送到了那個客人面前。

客人似乎是餓壞了,拿起筷子就吃,誰知剛吃進去就給吐到桌上,對中年婦人大吼道:“你們他么給老子做的什么面?沒放油也就算了,他媽連鹽也不放,這怎么吃?”

“這這這…客官,我家鹽罐子空了,忘記買,還請多擔待?!?/p>

可中年婦人話音未落,“啪”的一聲脆響,客人竟然把面碗扔到地上,又怒罵道:“鹽都沒有開你媽比飯館,晦氣?!?/p>

這個客人罵完起身就走,婦人見狀趕緊上前攔住他,乞求道:“客官,你不吃也就算了,你怎么能把面給糟蹋了呢!這可是我家唯一的一碗面呀,客官,你多少留點錢才能走!”

“還想要錢,我沒讓你索賠就不錯了,害老子白等,你想要錢,做夢?!?/p>

客人抬手把中年婦人推出老遠,怒氣沖沖的走了。

林若顏看著這個畫面腦袋懵懵的,的確她做面的時候,灶臺上什么都沒有,幾乎是油鹽醬醋一概全無。

見中年婦人坐在地上難過,她幾步走過去就打算把她扶起來。

誰知中年婦人卻甩開她伸過去的胳膊,哭道:“掃把星,掃把星??!早知道當初就不該讓你這個童養媳進門,你克死我家老大還不算,我家老二也因為你成這個樣子了,我的兒??!娘對不起你?!?/p>

對于中年婦人說的話,林若顏很無語,因為就在剛才,她腦子里突然多出一些記憶,或許是她穿越了,這是屬于原主的部分記憶。

原主同她重名,兒時流浪街頭乞討,被這個婦人撿了回來。那時婦人家里還算過得去,畢竟家里開著面館,生意還算紅火。

可是好日子沒過多久,邊塞戰事吃緊,朝廷需要身強體壯的男人,于是她丈夫被強行帶去打仗,一去不復返。

從此家里沒了頂梁柱,生意也一落千丈。有一年林若顏生病,婦人的大兒子去山上給林若顏采草藥,十四歲的他從半山腰摔下來,可憐還沒和林若顏圓房就一命嗚呼了。

如今五年過去,面館生意慘淡,連他們吃飯都成了問題,尤其婦人的小兒子才十歲,每天餓的皮包骨,到現在還病著呢,就指望賣了這碗面買藥治病呢。

林若顏摸摸餓的扁扁的肚子,其實中年婦人哪里知道,原來那個林若顏因為愧疚和自卑,為了省下吃的給她們,已經活活餓死了。

“哭有什么用?我一定想辦法治好二弟的病,也會想辦法解決你們的溫飽?!?/p>

林若顏說完,拖著有些虛弱的身子出了面館,打算研究一下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?

誰知她走出來才知道原身這家有多窮,這本是一座鄉鎮,路上隨隨便便過去個人,都比她穿著得體,她低頭看看自己,粗布滿是補丁的灰色羅裙,真是要多寒酸有多寒酸。

經過搜索原身記憶,她得知原主一家窮困潦倒,街坊鄰里都對她們避而不及,所以她也懶得和別人打招呼,拖著饑腸轆轆的瘦弱殼子朝著路口走去。

林若顏心想,現在才剛入秋,天氣尚且不冷,可以先找些野菜充充饑,然后想辦法給原主的小叔子治病。

果然,出了鎮子就是山,山上應該有野菜,或者野果子一類的吧!

“別動?!?/p>

誰知林若顏好不容易爬到半山腰,看到某棵樹上有個黃橙橙的野果,她抬手還沒摘下來,就有一把劍架到了她的脖子上。

她緩緩扭頭,才看清站在她面前的是個很年輕的高個男人,這人一身青色長衫,長的面皮白凈,用現代人的話來說就是帥到人神共憤的那種。

他沒有看林若顏一眼,而是用另只手把唯一的野果摘下來,放到嘴邊啃了一口。

啃完,才對林若顏道:“所謂先到為主,其實這顆野果是我先看見的,不算搶?!?/p>

林若顏聞言氣的眉眼變色,更覺得世間男人就沒一個好東西,全他媽是渣男。

她實在懶得搭理這個家伙,擋開架在脖子上的劍轉身就走,誰知她還沒來得及抬腿,那把劍又架到了脖子上,就聽身后的男子冷聲問道:“你先別走,麻煩你告訴我一下,這是什么地方?”

淺藍泡沫5(作者)說:

投訴 捧場0
返回頂部
云南十一选五最佳组合 甘肃快三一定牛推荐号 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 新浪 上证综合指数 快乐十分选号法 北京pk10是正规彩票吗 青海体彩11任选5 佳人期货配资公司 昨日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类似pc蛋蛋的网站 浙江体彩6加1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