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涅槃

作者:橘色小燈? 更新時間:2019-11-18 11:50:14? 字數:2103字

丞相府內,處處張燈結彩,鮮紅的燈籠散發暖光。

“大公子竟如此孝順,實在是娘子的福氣,不像屋內這位…”

“哎呀!這么喜慶的日子,你提她做甚?”婢女的聲音隱隱約約從二門傳來,躺在雜草堆中的女子聽見了外面鑼鼓喧天。

這院兒里一片荒涼,仿佛被世人遺忘一般,舍棄于此。天已入秋了,樹葉打著旋飄落至地,滿地的葉子鋪成滄桑畫面,卻無人打掃清理。

估計任誰也想不到,此地便是丞相府夫人所居之地。

昔日的風光無比之人,成為下堂婦便是如此,安辭苓冷笑連連,眉眼間盡是凄涼。

她面容形如枯槁,大晚上的咋一看,宛若惡鬼般唬人。安辭苓望著那扇緊閉的門,滿是悲痛,她堂堂丞相夫人,如今卻被關押,已過了好幾日都不曾進食過任何油鹽。

由遠而近的腳步聲似乎充滿壓迫感,安辭苓微微睜大眼睛,滿是期待,會是他么?

很快,破舊的木門被推開,發出難聽的摩擦聲,一只繡花錦鞋踏入眼簾,上面紋著的蝶舞圖栩栩如生。

可看在安辭苓眼里,卻滿是灰敗。

她知,不是他。

“姐姐,妹妹今兒高興,便來看看您?!标愞箖河玫木捶Q,但話語中的意思可沒多尊敬。她蓮步輕移,繞著安辭苓兜了一圈。

“嘖嘖嘖,姐姐,你怎的趴在地上了呢?快些起來吧,莫臟了這地兒!”

安辭苓瞪大眼睛,仇恨的瞪著陳薰兒,面前清秀的女人一看她的神情,笑的更加歡了:

“姐姐,你可莫恨我吶,是你自己不知廉恥,與僧人勾搭私會的?!?/p>

陳薰兒提著裙擺,忽的轉了一圈,以前這么好的料子,可輪不到她這個妾室,如今…

“我沒有??!”安辭苓低聲吼道,嘶啞破碎的聲音聽著怪瘆人的。

“我知姐姐沒有啊,因為……那人是我安排的啊~”陳薰兒神色溫柔,好似與之說著長情往事,可實際吐露出的一字一句,皆是穿心之刃。

“姐姐知我為何如此高興么?因為我那孩兒掙了功名為我換了誥命,如今我可是夫人了?!?/p>

她如同想到什么一般,猛的捂住了嘴,一張臉上滿是歉意:“我忘了,姐姐是沒有孩子的。姐姐,我記得那年三月生產的時候,大夫還說姐姐懷的是個男胎呢,真可惜……”

“不過呢,姐姐就算生下那男娃也無用?!标愞箖盒Φ拿佳蹚潖?,看似純潔柔弱,眸中的惡意卻不加掩飾:“夫君早就懷疑那孩子不是他的了,姐姐你覺得,就算那畜生還活著又如何?”

“你給我住嘴!”

安辭苓能夠忍受她的羞辱,卻不能任由她辱了早夭的孩兒!

陳薰兒臉上一獰,抬腳狠狠踹在她身上,安辭苓痛的悶哼出聲。

陳薰兒原本清秀的臉上一片扭曲:“你還真以為自己是丞相夫人么???既然這樣,那我便再告知你一件事,那碗補湯是我送去的!我在那湯里動了手腳,孩子會流掉,但你卻能活下來?!?/p>

似是想起什么,陳薰兒平息了一下怒氣,嘴角重新勾起弧度:“姐姐,你應該感謝我,沒讓那孽畜東西出生,辱了相府的名聲!”

聞之,安辭苓呲目欲裂,她知曉長洺不是林辰之的骨肉。而可笑的是,連她自己都不知,究竟誰是孩兒的親生父親…

猶記新婚之時,夜色正濃,整個相府燈火通明喜慶無比,忽的喜房內的燭光全部熄滅。不曾想,下一秒便人從身后強行擁住……

隱隱約約中,她只記得那人身上淡淡的竹香味。

不久后,醉酒了的林辰之,也正好進來了。于是她便將計就計,制造了兩人洞房的場景。

可安辭芩感受的到,林辰之對此抱有疑惑,于是再也沒有碰過她,反而對一同入門的陳薰兒越發寵愛。

而她一直覺得自己愧對林辰之,便也對肚子里的孩子不怎么上心,給了陳薰兒下手的機會。

其實,他們根本就把她的骨肉當成該死的野種——甚至還想連她一起除去!

“你給我滾!滾?。?!”

安辭苓竭盡全力的尖叫,伸手直直指著外邊,蔥白的指尖顫動的厲害。

她如何都想不到,當年夫君領進門的妾室,竟如此惡毒殘忍!安辭苓忽的狂笑,眼里全是瘋狂:“你以為你贏了嗎???我安辭苓一日不死,你陳薰兒終究是妾!”

“噗嗤!”陳薰兒笑了,放肆的大笑:“夫人?姐姐你沒睡醒吧?這世界上,那名為安辭苓的丞相夫人吶,早就‘病故’了,你可懂?”

此話說的明確,安辭苓哪怕再愚鈍也明白了其中的意義。她唇瓣蠕動,多想質問多想吶喊,可終究道不出一言。

陳薰兒就算再厲害,也不能讓外界認為她死了,所以…是她那心心念念的丈夫啊。

原指著外面的手無力垂下,安辭苓眸光灰暗,那晚的事情一定是陳薰兒的手筆。

一陣香風而過,步搖聲遠去。

陳薰兒滿意的看著滿臉死灰的女人,笑的越發歡快,轉身離去的背影皆是得意。

忽的,凌亂的步伐由遠而近,一丫鬟模樣的女子闖進來,二話不說,一把撲上來:“夫、夫人!安家…亡了!”

“什么?”

安辭苓瞪大眼睛,滿臉的不可置信。

不…不可能!

她安家好歹也是傳世古族,縱然比不上丞相府,但父親一生清廉,怎么會惹上如此大災!

“安家全族……都被砍頭了,是老爺親自上的金鑾殿,告的御狀。說是安家通敵賣國,勾結朝于出賣大治,連證據都呈的一清二楚!”丫鬟支支吾吾,鼻涕眼淚哭的滿臉皆是。

安家…沒了!

安辭苓猛的噴出一口鮮血,顫抖著捂住心臟,這處真的極疼,疼至恨不得剜下棄之,安辭苓絕望的仰望著破舊的屋頂。

耳邊傳來陣陣鑼鼓聲,腦海中回蕩著陳薰兒的一言一詞,她死死的記著,死死的凝望。

眼角一滴晶瑩悄然滑落,帶著主人濃烈的不甘。

她終是,敗了……敗給了陳薰兒,敗給了命運,敗給了傾心之人。

若是她能夠涅槃重生,她必要那些欠她的人,通通下地獄??!

她要他們,下地獄去給自己那死去的孩兒、和安家上上下下一百多人口賠罪!

橘色小燈(作者)說:

投訴 捧場0
返回頂部
云南十一选五最佳组合 幸运pc28蛋蛋预测 北京体彩11选5下载 排列5几个号算中奖 股票配资公司安全 内蒙古11选五一定牛遗漏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人工计划稳赢 甘肃快3全天网页版计划 彩票之家社区论坛 广东好彩1生肖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