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要活得好,就不能被人抓住把柄

作者:簡姑娘? 更新時間:2019-11-20 14:38:11? 字數:2386字

姚子越只覺“哄”的一聲,整個人像落進了冰冷的海水里,她打了個激靈,在迷蒙中睜開了眼。

眼前是一片刺眼的光,她想拿手遮一遮,或者偏頭背一背,可她連這樣簡單的動作都做不了。

突然,眼前的光一下子移了過去,一個涼薄的聲音在耳邊響起。

“醒了就起來吧!”

這聲音讓姚子越感到陌生,她的頭也暈得厲害,渾身無力,只能勉強蠕動著。

她不知道自己這是怎么了,更不知道這是在哪兒?

姚子越閉了閉眼,平息了一下心跳和呼吸,正努力調整著,那個人又走過來,一只大手就將她撈了起來,嘴邊隨即送上來一杯水。

“喝口水吧!”還是剛才那個聲音。

冰涼的水順著喉嚨下去,讓姚子越清醒了不少。

她終于想起來,媽媽去世,姚萬榮說她破壞了宴會,丟了他的臉,連葬禮都不許舉辦。

姚子越跪下來求他,求謝燕妮,甚至求姚子琪,可他們誰都不肯幫她,甚至還有一種終于解脫的輕松感。

終于,謝燕妮和姚子琪松口說只要她把整瓶白蘭地喝掉,就幫她跟姚萬榮求情。

姚子越沒有別的選擇,然后,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她想起來了前因,可能產生的后果卻讓她汗毛直豎。

姚子越頓時清醒過來,慌忙查看自己,見身上就穿著一件什么都遮擋不了的睡衣,如墜冰窖!

“醒了吧!”那個聲音又響起,這一次充滿了戲謔。

姚子越猛地抬頭看過去,穿著一身黑的男人,翹著長腿坐在陰影里,身后有燈光給他鍍上了一道金邊,眉目五官也都被籠上了金輝。

她看不清他的臉,但他身量修長,寬肩窄腰,臉部輪廓硬朗有型。

“你是誰?”姚子越冷聲質問。

男人笑了一聲,充滿了譏諷。

“你都不知道我是誰,就敢爬上我的床?”

他慢慢站起來,從光線里走了出來。

“霍東庭?”姚子越瞪大了眼睛。

竟然是他!

霍東庭慢慢走過來,每一步都又沉又穩,走出了光圈,姚子越才看到他嘴角含笑,眼里帶著明顯的戲謔。

他居高臨下,玩味地看著她。

“姚子越,要說你們姚家玩的也太低級了,一邊把女兒扔到我床上,一邊找記者來曝光。你就這么想嫁給我?”

就在他說“找記者來曝光”的時候,姚子越就已經抱著被子跳下了床,落地的時候還崴了一下?;魱|庭看到她的動作,不自覺地向前伸了下手。

但她沒有理他,而是先跑到窗邊就著窗簾縫兒往外面看了一眼,然后開始在房間里轉圈。

“我的衣服呢?我有衣服嗎?”姚子越急切地問。

霍東庭又“噗嗤”笑出來,搓著下巴看著她,“你連有沒有衣服都不知道,真拼!”

姚子越沒有在意他的嘲諷,而是順了順氣站到他面前,直直望著他說道。

“我知道我現在說什么都是狡辯,但我想我們有很多事情要談,能不能先借給我一身衣服?!?/p>

霍東庭看著眼前的少女,短發齊頰,下巴尖尖,很平常的長相,只有那雙黝黑的大眼睛,清澈似水發著誘人的光。

“我只有襯衣?!?/p>

“謝謝!”

霍東庭挑了挑眉,覺得他就是被那一雙眼睛迷惑了。

等她從洗手間里出來,霍東庭不由自主發出一聲驚嘆。

“哇哦!我有點后悔了!”

沒想到姚子越看著長相一般,身材卻很有料,明明算不上高挑,卻有一雙纖細修長的腿,皮膚白得反光,讓人忍不住想摸一摸。

霍東庭的個子很高,他的襯衣穿在身高不到165的姚子越身上,直接變成了裙子。

正當他們一個尷尬地扯著衣擺,一個一臉驚艷的欣賞時,門外突然傳來一陣嘈雜聲,像是很多人圍在了門口。

姚子越臉上閃過一抹驚慌,就要往門口沖。

“外面有大群記者正等著拍我們呢!你要不要出去打個招呼?”霍東庭聲音帶笑,像就專門等著看她的笑話。

姚子越從貓眼里看出去,果然一堆扛著長槍短炮的人,又飛快地退回來。

錦城人都知道霍東庭現在的交往對象是姚家四小姐姚子琪,現在謝燕妮不惜挖自己女兒的墻角,不過就是想進一步毀掉姚子越的名聲罷了。

把她扔到霍東庭床上,真發生什么事,左右吃虧的是她姚子越,被記者當場捉奸,委屈可憐的是姚子琪。

到時候,同父異母的惡毒姐姐不擇手段勾、引未來妹夫,渣女中的戰斗機人設立得妥妥的。

姚子琪再以一朵受傷害的白蓮花形象出現,哭兮兮地演一場姐妹情深,不計較不責怪。不僅能在公眾面前博一個好感,霍家那個名門望族,也不可能干坐著,霍老太爺會親自下令讓霍東庭娶了姚子琪也不一定。

謝燕妮打的一手好算盤,可她千算萬算,卻算差了,霍東庭跟姚子琪的關系。

就現在霍東庭這副鳥樣來看,姚子越打死也不信他對姚子琪能有多深的感情。

見姚子越那雪白的小臉,轉瞬間千變萬化,霍東庭卻越發玩味的笑著說道。

“現在全錦城的人都知道你媽在你生日宴上跳了樓,你好好一個長的不難看,又考進常春藤大學的優秀小姑娘,轉眼就從香餑餑變成了人人敬而遠之的災星?!?/p>

“這年頭,尤其是那些家里有幾個錢的,更怕被娶回去的兒媳婦招了災,擋了財?!?/p>

他搓著下巴“嘖嘖”兩聲,搖著頭遺憾地說道。

“你看我,也是霍家最不中用的了,吃喝嫖賭,五毒俱全。他們都覺著我倆一個災星,一個渣男,剛好可以配一對,多好?!?/p>

霍東庭說得起勁,姚子越卻在他說話這檔口,從衣柜里找了一條他的領帶出來,二話沒說就口咬手撕直接拆開來。然后往腰間系了個蝴蝶結,稍加整理,真將他的阿瑪尼襯衣變成了裙子。

“我們不能在這里等著被拍?!?/p>

姚子越沒管他的反應,在這間總統套房里轉了幾個圈,發現陽臺跟隔壁的相隔不遠。

看著她一直在陽臺上打轉,霍東庭吹了聲口哨。

“你可要想好了,這里可是二十八樓!”

姚子越也心里發怵,身上發涼,回頭看了一眼霍東庭,他朝她聳了下肩,一副愛莫能助的表情。

“東庭哥你信命嗎?”她突然問道。

霍東庭眸子不自覺的一縮,“什么意思?”

姚子越吐了口氣,說道:“意思就是,我媽媽沒了,可我得要活下去,連同她那份一起活下去!我覺得你就做的很好,要活的好,就不能被人抓住把柄?!?/p>

她雙手握住陽臺上的雕花欄桿,像是沒看到霍東庭一瞬間變化的臉。

“我先走了,后面的事情你看著辦!”

說完翻出陽臺縱身一撲……

“喂!”

霍東庭大驚失色地沖過去,手伸出去但只碰到了蕩起的襯衣衣角,心隨著她的動作猛地提到了嗓子眼。

只見她輕飄飄地落到旁邊的陽臺上,輕巧的像一只燕子。

霍東庭感到一顆心重重落回了原處,她已經回頭朝他笑著比了個“OK”,閃進了隔壁房間。

簡姑娘(作者)說:

小伙伴們超級給力?。?!月票都看到啦,作者君會從明天開始加更,一票一章,直到補更完為止,小伙伴們加油哇~

投訴 捧場0
返回頂部
云南十一选五最佳组合 湖北快三开奖直播 网上炒股开户流程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旅 彩票河南22选5走势图百度 内蒙古11选5下载软件安卓 福彩17500cm乐彩网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 陕11选5基本走势图真准网 甘肃十一选五专家预测 场外配资抵押